当前页面:首页 » 贵定旅游 » 旅游推荐
刘兴海:音寨,那个叫做“金海雪山”的梦里之乡 | “冬游贵州”主题征文·天眼新闻文化频道
发布日期:2020-12-03 09:04 文章字号:

第一次到音寨,并不觉得与其他布依村寨有别。一条河仿佛天尽头流淌而来,在寨脚绕个弯又向着地尽头流淌而去;寨头两株柏树参天而上,默默见证世事变迁;寨子里绿树成荫,间或有水车、有碾房,从哪家庭院里偶尔传来一声鸡鸣、一声狗吠、农妇的一声呵斥,然后又归于长时间的静谧。

然而,冬意未褪的那个早春再到音寨,竟完全震撼了。漫山遍野的白光亮闪闪落在周遭小丘之上,像漫卷的云涌进眼帘,恣意狂野而灵动奔涌;金灿灿的黄花,沿着白光的边界没头没脑扑向襟怀,随风荡漾而姿态优雅!青砖黑瓦的村落掩映在仙境般的世界,仿佛似幻似真的梦境。

就这样突然喜欢了音寨。四季循环、流光斗转,不解之缘延续了下来。每次走进音寨,都仿佛一见钟情,自然忘却种种纷扰,使我心底始终拥有透亮亮的纯净。

音寨的美,美在那片山。贵州虽然多山,但这样大山崔嵬、小山秀美的地方并不多见!观音山高耸寨子后面,高大而不险峻、势肥却不压人。两面群山若骏马腾跃、层层叠叠、延绵簇拥,紧紧环卫、不露峥嵘。隔河的丘陵星落旷野、错落如棋,如新月、如眉黛,秀美迷人。我曾经攀越观音山的峰顶,山风呼啸中俯看远山近郊静谧安宁的村寨,对天地造物的敬畏油然而生。

音寨的美,美在那条河。仿佛天宇悠然飘下的玉带,如织锦不经意洒落人间;仿佛未经崎岖陡峭和急流冲刷,像柔美的少女摇曳生姿。清碧碧的水明镜似的倒映树木村落,间或见到水底穿梭的鱼群。那个叫做“鸳鸯岛”的美丽小岛如水墨画卷,晨光夕照、薄雾流连。我时常静坐河畔柳旁,看着老头似的柏树,低下头在河面梳下的剪影。

音寨的美,美在那个村。珍珠般洒落的12个自然村寨,或依山而建、或逐河而居,一样秀美又各具特点,是谓“中华布依第一寨”。它的美在民居,封火墙、硬山顶、小青瓦、清水墙、石院坝、古朝门,一个建筑一道景、一座民居一首诗;它的美在生态,村落掩映绿树、庭前环绕繁花。我常常信步漫游,白天随意叩开门扉,享受一杯透香的清茶;夜晚沿着石板街道,浓醉里高高低低地穿行。

音寨的美,美在那方人。布依人家勤劳质朴,雪白的酥李花、金黄的油菜花,不就是无声的劳动号子吗?布依儿女能歌善舞,千年银杏树下、艳红荷花池畔……人们用醇亮的山歌、不同调子的“布依十八调”,表达悲伤或喜悦的心情,叙述古老或现在的故事,唱响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我曾经聆听老人叙述音寨始祖的故事,想像的翅膀穿越时空,依稀见到白盔执甲的将军,用阅尽疆场的慧眼一扫这片土地,就栽下立寨建户的第一株绿树,赐予音寨儿女数百年世外桃源般的美好生活,心底不由充满膜拜和憧憬!

我曾经沿着麦董长长的古驿道上下追溯,在落海的低檐小巷探寻岁月沧桑,抚摸伕马定章碑留给神秘八卦寨的古老印记,在土司府第感受历史风烟深处隐隐传来的回响,心怀在莫名的怅然中激荡。

我曾经透过车窗看过云遮雾绕的音寨,坐在田埂上看着寨子上袅袅浮起的炊烟。无数次在旷野里看白鹭飞起又落下,在田地里与老农共话桑麻,在油菜花田轻轻地坐下,从酥李树上摘下香脆的酥李……一幕一幕,迷醉了就不肯醒来。

音寨,这个与观音美好传说联系在一起的名字,这个需要用音乐解读的村寨,就此成为一生牵系,成为梦里常常回到的故乡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